丝瓜app无限放下载5i

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。

她做家教的地方在郊区南山半山腰的别墅区,这片别墅区名叫南山墅,有名的富人集聚地,能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,出入有车,所以没有公交,叶倾心又舍不得叫出租,上下要走一个小时的山路,不过报酬倒是相当可观。

宽阔的山道上别说行人,就连车辆都很稀少。

两边树影绰绰,风声呼呼,又是冬夜,又冷又阴森,好在路灯明亮。

叶倾心兜里揣着家教挣来的钱,心情愉悦,她教的是个中学生,前两天考试进步了十三名,学生的妈妈很高兴,多给了她一些钱,说是奖励,她没有假意推辞,感激地收下了,加上前段时间挣的一些钱,她明天可以给家里汇款了。

她多挣一点,就能少欠邰正庭一些。

正想着,左边树丛里忽然窜出一个黑影,冲她弹射过来,叶倾心下意识躲避,没想到脚下一滑,又是下坡,整个人不受控制往下滚。

一只猴子吱吱叫着攀上右边的岩石,跳跃着离开。

滚了很长一段距离,等叶倾心好不容易稳住身形,她只觉天旋地转,就在这时,一辆车从上面驶下来,她正处在弯道口,开车的人视觉有限,不到跟前根本看不见叶倾心,汽车引擎声近在咫尺,叶倾心心里一惊,忙就地一滚,险险避开车辆的碾压。

紧急刹车声之后。

“姑娘你没事吧?”

叶倾心心有余悸地爬坐起来,感觉不到任何疼痛,只有劫后余生的庆幸。

邻家女孩小白_可爱又文静

头顶有人询问,她也只是僵硬地摇了摇头。

“叶小姐?怎么是你?”询问的人又惊讶地出声。

叶倾心一怔。

抬头,看见罗封肥嘟嘟的脸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罗封又问。

“我做家教的学生住在上面的别墅区。”

很多大学生都会出来做家教赚生活费,罗封点点头表示懂了,只是……

“你没事吧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?”

叶倾心扶着手边的岩壁站起身,活动了一下,只是膝盖和手肘有些痛感,大概是滚下来的时候导致的。

“我没……”她想说自己没什么大碍,刚说两个字,车里又下来一个人,她一见,剩余的话就卡在了喉咙里。

罗封立刻恭敬地往旁边站了站,“景总。”

叶倾心安静地站着,微微低着头,寒冷的夜风吹过,撩起她耳边的碎发。

头顶路灯黄亮,视野里,能看见她右边的耳垂有一块红色印记,小手指指甲盖大,规则的‘心’形,边缘清晰,中间镂空,像0。5mm的红色中性笔一笔勾勒而成,在白皙的肌肤上那样显眼,好似一枚别致的纹身。

景博渊漫不经心移开目光。

“上车,去医院。”他说,语气是命令式的。

叶倾心下意识拒绝,“我没事,不用麻烦了……”

景博渊只是安静地看着她,她的话就渐渐消了音。

他的威势太强,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,就能让人不敢反驳他的话。

叶倾心暗暗鄙视自己没出息,跟在景博渊的身后上了车。

到医院的时候,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。

一番检查,如她所料,只是膝盖和手肘有些外伤,别的没什么大碍。

医生帮她给伤口消毒上药。

出了医院。

“谢谢景总,再见。”道了谢,叶倾心很识趣地走向不远处的公交站。

此时已经十点多,公交站没什么人,她刚站了片刻,一辆银灰色大众停在她跟前,车里的男人亚麻色莫西干发型,穿得很朋克。

“美女,去哪儿,哥哥送你。”

这种情况叶倾心经常遇到,早就习以为常,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。

莫西干不死心,打开车门下车靠过来,因为没什么人,他有些肆无忌惮。

叶倾心站着没动,两道秀眉微蹙,“你想做什么?”

莫西干上下打量她一番,最后目光贪婪地停留在她的脸上,“妹妹,哥哥是好人,想跟你交个朋友。”说着,抬手轻佻地摸向她的下巴。

叶倾心面色一凛,一把扣住莫西干的手腕,用力一拧,只听‘咔嚓’一声,莫西干嘴里发出杀猪般的惨叫。

不远处,车里,景博渊嘴角噙着似笑非笑的弧度。

“景总,我们要不要过去帮忙?有人想要非礼叶小姐。”罗封有些急。

景博渊斜了他一眼,“你觉得她需要你去救?”

“呃……”罗封哑然,好像不需要。

“车开过去。”景博渊淡淡地吩咐。

罗封愣了一下,“叶小姐不是不需要我们去救吗?”

景博渊没有说话,只是不温不火地扫了罗封一眼。

罗封头皮一麻,赶紧踩油门将车子朝叶倾心开过去。

叶倾心松开莫西干的手,又顺势将他往后一推,“滚!”

莫西干被一个女孩制服,自尊心受挫,就这么走了没脸不说,又不甘心,强忍着手上的疼痛恶狠狠地上前想要抓住叶倾心,他不信自己一个大男人还弄不过一个丫头片子!

叶倾心眸光一沉。

她弟弟因为智力有问题,从小就被别的小孩欺负,她只比她弟弟大两岁,为了保护弟弟,她几乎每天都要打架,一开始当然是打不过的,他们人多,后来渐渐地,她身手越来越利落,一个人能同时打倒五六个比她还大的男孩子。

所以,对付一个莫西干,她游刃有余。

刚要出手……

“叶小姐。”有人很大声喊她。

冲上来的莫西干动作一滞,回头,看见一辆黑色幻影停在他的大众前边。

“叶小姐,上车,顺路送你回家。”罗封看了眼莫西干扭曲着的手腕,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腕一刺。

再看向叶倾心的目光变了变:没想到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小姑娘,杀伤力这么强。

幻影的车窗都开着,叶倾心看了眼坐在后座的景博渊,他盯着腿上的笔记本屏幕,神情专注,外面的事情好似根本入不了他的眼。

想了想,她上前打开副驾驶车门,坐进去。

黑色幻影车窗缓缓升起,驶离。

车后,莫西干捧着受伤的手腕瞪着幻影离开的方向,嘴里骂骂咧咧地上了大众。

黑色幻影行驶在京城宽阔的路道上。

叶倾心盯着前方的路况,景博渊坐在她身后,明明他什么都没做,她却总有种如芒在背的紧绷感。

莫名其妙,又被他帮了一回。

为什么呢?她想不明白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景大叔:请给我一个拉风的出场。

某瑶:请注意你的人设,成熟稳重的你,不该说出这么骚气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