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v名优馆app下载免费

纳兰洪的目光也移到了纳兰白泉的身上,眸里带着丝丝打量,也看不出他的想法是何。

纳兰白泉呼了口气,“父皇,儿臣确实有去二弟那里,但儿臣并未像他所说,在他那里大闹过,儿臣与他小聊几句后便离开了,当时儿臣身边好些人都能做证。”

说着,他又看着纳兰叶道:“再则,二弟是在儿臣离开不久出的事,儿臣哪能一转身就找人刺杀他?就在儿臣的眼皮底下,儿臣有那个胆光明正大的派人杀他吗?”

“大哥这意思,莫不是说不在光天化日之下,你就敢杀我了?”

纳兰叶怒气冲冲地看着他,“你可别怪我直接来父皇这,我也是为了自己的安想,今日,你也是什么证据都没有就来我这里了不是?说什么我给母后下了药,你没一点证据就来如此污蔑我,后你一转身我就受到了刺杀,你让我如何不想到你的身上?”

约莫是纳兰叶提到了皇后,纳兰洪的脸色瞬间不好看了。

而纳兰白泉更是紧紧握起了双手,“二弟此言未免太无轻重了吧?就因我在你遇刺前见过你,你便说是我派的人,你不觉得……”

“觉得什么?”

纳兰叶冷笑着打断了他,阴沉道:“大哥来找我时,就有证据了吗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行了你们。”

纳兰洪有些生气的张开了口,他一开口,纳兰白泉与纳兰叶皆是闭上了嘴,望着对方的眸里皆充满了不甘。

少女的公主梦

纳兰洪有些凝重的看着纳兰白泉,“皇后的事究竟是如何的,朕心中有数,此事已然翻篇,你们俩就不要再讲了,至于今日的刺客一事,宫中情况复杂,朕也只看证据,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是什么人派来的刺客,在真相大白之前,朕不会惩罚你们任何一个,但是。”

说到这,他又望着纳兰叶道:“但是你们二人之间的事,朕若是不亲自处理,你们吵完之后,是不是还要在这宫里打起来啊?”

纳兰叶低了低首,“父皇,儿臣从未想过要与大哥吵,实在是大哥无理取闹在先!”

纳兰白泉很想再说什么,可他又非常明白,现在的自己说什么都是没用的,没准还会惹怒了父皇,到时反倒得不偿失。

见纳兰白泉不说话,纳兰叶又道:“大哥若觉得我有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,拿出证据来,我绝无二话,但若没有证据,下次可不要再如此冲动了。”

纳兰白泉忽然觉得有些好笑,“若我那算冲动,那你今日的所作所为又算什么?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就在二人争辩之时,桌前的纳兰洪忽然又强烈的咳了起来。

二人心下一慌,皆是往他的方向靠近了去。

“父皇,您没事吧?”

“太医,快叫太医给父皇瞧瞧!”

不等纳兰白泉与纳兰叶靠近纳兰洪,纳兰洪便缓缓抬起了手,“朕无碍,不用叫太医了。”

纳兰叶蹙了蹙眉,“父皇,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还是让太医们多多想法子,尽可能的医好您吧……”

“朕根本就没有生病,朕是老了,咳咳……”

纳兰洪轻轻咳了两声,又道:“你们俩是朕一手培养大的,朕有那么多儿子,但让朕最欣赏的,只有你们,从少你们便很少闹矛盾,朕将桑国的势力,一分为二,交到你们手上,就是希望你们在未来的某一天,能够并肩作战,而不是为了一点小事,就自相咳咳,自相残杀……”

“朕把你们叫来,不是想看到你们为了争辩谁是谁非,然后在朕面前吵的不可开交,朕想的,是你们重归于好,皇后的事,朕已不想再提,过了便让它过了,但是今日刺杀一事,影响甚大,咳咳咳,朕希望,你们两个能一起去查。”

纳兰叶咬了咬牙,没有开口。

倒是纳兰白泉道:“父皇放心,儿臣定会尽心尽力的查那刺客一事,还儿臣自己一个清白的。”

约莫是见纳兰洪时不时就咳个不止,纳兰叶也不敢继续“闹”了,沉默了一会儿后,他终究是缓缓说道:“儿臣会与大哥一起查的。”

纳兰洪轻轻点头,“好,这般便是极好。你们兄弟能够齐心,朕很欢喜,今日奏折甚多,朕再小忙一会儿,你们退下吧。”

纳兰叶低了低首,“父皇,您若有何需要儿臣帮忙的,可以同儿臣说说,儿臣定当会竭尽力的帮您,如今您的身体大不如前,还是要多多休息啊。”

“咳咳,朕没事,退下吧。”

见如此,纳兰叶也不好再继续多说,行了个礼后便缓缓地退了下去。

倒是纳兰白泉依旧静静地站在原位。

纳兰洪蹙了蹙眉。

“朕知道你想说什么,关于你母后,朕已经很宽容了,若非看在这么多年的情义,朕早就要了她的命,所以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,我希望你还是有点数。”

原本还想再说什么的纳兰白泉在听到这些话后,终究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他太了解他的父皇了,自认为看到真相的他怎么可能轻易就被自己的几句话给打动。

除非自己把证据放到他面前,不然自己说再多都是没用的。

但事已至此,母后就算是真中了药,她也确实发生了那样的事,到时顶多是将她从冷宫接出,皇后之位与名声,只怕她都很难再拥有。

但尽管如此,他也要竭尽所能的还他母后一个清白。

“儿臣只是想,再见母后一面……”

好一会儿,纳兰白泉才说了这么一句。

听到他这么说,纳兰洪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只是摆了摆手,默许了他。

他的心里顿时一喜,“多谢父皇。”

再说另一边的璃七已经等了纳兰白泉许久,她便守在冷宫后门方向的一处围墙外,离后门不远。

因为后门守了不少侍卫,她便又“躲”到了这处没什么人的角落。

主要还是不想在纳兰白泉来前闹出什么动静,毕竟这里是冷宫。

冷宫很大,除了前后的门有人守着,周边的围墙外都没什么人,到底是冷宫,只是站在墙外,都能感觉到里头的冰凉。

听闻冷宫内没有一个宫女下人,也就是说,此时此刻,里边除了废后就没活人了,难怪会如此安静。

正想着,她的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……